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514514.com > 正文内容

俱乐部的经营之道:股份公司(上)

发布日期:2019-09-11 14:16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先后介绍了上市公司、会员制之后,《俱乐部的经营之道》系列的最后一篇,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欧洲足坛最广泛最普遍的股份公司制。

  首先必须说明的是,系列第一篇文章中所说的上市公司,也属于股份公司的范畴。而本文所提及的股份公司,指的是未在证券市场公开交易的非上市公司。

  为了便于资本流通,绝大多数欧洲俱乐部都采取了股份公司制。其中,既有埃弗顿、阿森纳这样多个大股东各持股一定比例共享所有权的现象,还有切尔西、曼城、AC米兰这样一个老板(个人、基金会或公司等)持股超过90%实现绝对控制权的情况,也就是球迷们常说的“私有制”。

  相比于上市俱乐部的自负盈亏、会员制的不需要盈利,非上市的股份制俱乐部有着最为简单直接的运作模式。

  用通俗的言语来解释,那就是俱乐部在经营时投入球员工资、转会资金、球场修缮等成本,获得比赛门票、媒体转播权、商业赞助等收入,得到盈利或是亏损的结果。

  如果产生盈利,留存其中的一部分作为今后持续经营的资金之后,按照股权比例进行股东分红(虽然足球俱乐部一般不分红)。

  如果产生亏损,那么填补亏损的资金除了往年留存之外,一般来自银行贷款或者股东投入,并相应形成债权。前者可以看做是透支未来收入能力的预支,而后者就是球迷们喜欢的“老板投钱”。

  在现代足球经济中,俱乐部亏损的情况比比皆是,幕后东家自掏腰包填补亏损也是足坛常态。而这些老板们日积月累的高额投入所形成的债权,除非球队转让得到新任主人的偿还,否则往往会通过债务重组转化为股权。

  例如,我们都很熟悉的俄罗斯寡头阿布拉莫维奇,在投资切尔西俱乐部数年的时间内,通过不断投入资金形成了3.4亿英镑(另一说高达7亿英镑)的无息贷款,这也是足坛最著名的一笔负债。但阿布已经将几乎全部债务转化成了在切尔西的股权,新闻报道常常将其称为“一笔勾销”。

  虽说职业足球就是一项烧钱的运动,但单凭幕后老板的满腔热情在大部分情况下还是很难将一家欧洲俱乐部长久运营下去的。

  无论是因为持续高投入导致的财力不济,还是因为看不到尽头产生的失望情绪,一旦球队在自身创造收入的能力完全达不到高额成本对应水平的情况下失去老板的注资,都将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毕竟,像莫拉蒂这样倾尽全力为球队付出的伟大老板,实在是屈指可数。

  如果说老板厌倦了不断投入资金为球队的亏损买单,有实力积累和名声底蕴的俱乐部还可以采取财政紧缩的运营策略来过渡到自负盈亏的运营方式的话,那么巨额资金短时期投入迅速创造出来的强队遇到这样的情况,只可能因为收入与支出的巨大落差迅速跌入深渊。

  俄罗斯的北高加索地区有一个达吉斯坦共和国,首府名为马哈奇卡拉,当地的俄超俱乐部取名于该市意为“珍珠”的古语名。也许马哈奇卡拉这个名字球迷们没有太多印象,但这支球队我们都很熟悉,正是安郅。

  安郅在欧洲足坛扬名始于2011年初,同时涉及能源、银行、房地产三大行业的达吉斯坦商人苏莱曼-克里莫夫(Suleyman Kerimov)买下了家乡球队安郅,随即签下了曾在国米、皇马等豪门效力的巴西传奇左后卫罗伯特-卡洛斯。此后的两年时间内,埃托奥、日尔科夫、桑巴、拉斯-迪亚拉、威廉等人先后来到球队,非洲猎豹也拿到了税后2050万欧元的足球运动员全球最高年薪。此外,财大气粗的安郅不仅在媒体上和亚亚-图雷、鲁尼这样的球员传着绯闻,还将队内球员的生活和训练都安排在了莫斯科,只有主场比赛时才用私人飞机送到马哈奇卡拉。

  然而,在2012-2013赛季拿到了队史最佳的俄超第三战绩之后,2013-2014赛季却成为了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在开赛仅仅4轮之后,俱乐部宣布老板克里莫夫以“格式化”这样的字眼缩紧球队开支,将年度预算直接减少到了原来的70%左右。

  不到一年时间,上述提到的球员全数离开了球队,安郅在上半程联赛一胜难求的情况下最终垫底降级,“达吉斯坦巨人”从此消失在球迷的视野。

  至于曾被称为“西甲曼城”的马拉加,则差点成为安郅在西班牙黄金海岸的翻版。2010年五月卡塔尔王室成员阿勒萨尼(Abdallah Al-Thani)来到俱乐部,并在一年时间内就为俱乐部带来了德米凯利斯、巴普蒂斯塔、卡索拉、华金、图拉朗、伊斯科、范尼等大牌球员,2011年夏季转会净投入甚至超过了皇马巴萨独占西甲第一。先后请来“工程师”佩莱格里尼与皇马名宿耶罗,前者执掌帅印、后者出任总经理,风头一时无双。

  又是不到两年的时间,2012-2013赛季初卡塔尔王室突然宣布撤资闪人(一说是因为俱乐部高层存在严重贪污,另一说是阿拉伯人本来就只是想借足球名义在黄金海岸投资房地产)。巨额投资留下的未付款项以及完全跟不上成本增长水平的收益能力,造成了马拉加俱乐部拖欠包括球员工资在内的多方资金的无奈局面。再一次,我们看到卡索拉等核心球员被卖,欧足联禁止球队参加下赛季欧战,俱乐部只能紧缩经营成本的悲惨光景。尽管在留任的佩帅带领下,该赛季马拉加闯入了欧冠八强,但最终只能逐渐重回西甲中游。

  2011年底,号称“化肥大王”的俄罗斯富商雷波诺列夫(Dmitry Rybolovlev)从摩纳哥皇室手里买下了摩纳哥俱乐部,并迅速请来拉涅利,将摩纳哥从乙级联赛带回了法甲。回到顶级联赛之后,摩纳哥斥巨资引进了哈梅斯-罗德里格斯、穆蒂尼奥、法尔考等顶级球星,光这三人的转会费就高达1.3亿欧元。

  刚刚过去的2014年夏天,雷波诺列夫和前妻拉锯了6年的离婚官司在瑞士一审宣判,摩纳哥老板要赔偿前妻超过30亿欧元的巨额赡养费(我没写错,你也没看错)。再加上法国要求参加法甲的摩纳哥俱乐部球员从2015年开始与其他球队适用同样的个税政策,以及财政公平法案对俱乐部亏损的限制,老板失去了一掷千金热情的摩纳哥也只能将哈梅斯-罗德里格斯卖给皇马,将法尔考租给曼联。2014-2015赛季法甲,摩纳哥开局不佳位列中游,是否能继续豪门之梦,我们不得而知。

  金元的涌入对于欧洲俱乐部来说绝对不仅是什么洪水猛兽,列举上述三个例子只是想说明豪门并非朝夕之间可以用金钱堆砌而成。即使得到了富商或者王室的资金,仍需在商业开发和营收能力上尽快接近巨额支出的水平,才能满足欧足联财政公平和自身持续经营的要求。

  由于大部分欧洲俱乐部都采取了非上市股份公司这样的组织结构,因此本文不可能像前两篇那样将主要篇幅放在皇马巴萨或是德甲全局上,在这里我选择了三家“私有制”下能代表不同经营状态的豪门俱乐部来向大家介绍,分别是曼城、利物浦和AC米兰。

  在切尔西已经逐渐将经营模式转变为自负盈亏的今天,曼城毫无疑问是英超赛场上外来资本财大气粗的最佳代表。而幕后老板曼苏尔酋长,更是常常在出现在媒体和球迷的热议之中。

  究竟曼苏尔酋长和他的家族到底有多少财富,虽然各家媒体众说纷纭,但是至少能够确认的是:阿布扎比财团的经济实力是无法用简单的数字来衡量的。

  曼城老板谢赫-曼苏尔-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Shaikh Mansour Bin Zayed Al Nahyan)是阿联酋建国者的儿子,其父亲谢赫-扎耶德作为阿布扎比的酋长一手推动了七大阿拉伯酋长国成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父亲过世后,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哈利法继承了阿布扎比酋长和阿联酋总统的位子,而曼苏尔成为了阿联酋事务部长及阿布扎比发展投资联合集团总裁。

  比起阿布或者贝卢斯科尼,曼苏尔的个人财产可能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各国媒体的相关报道中其私人财产从50亿美元到200亿英镑不等,但对曼苏尔可以控制和进行投资的家族财产的估计,则都超过了1万亿美元这样的天文数字。(作为对比,2014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一位比尔-盖茨财产为760亿美元)

  作为阿布扎比王室在境外的重点投资,在曼城俱乐部上数年累计超过10亿英镑的花费并不是为了赚钱,也不是为了娱乐(曼苏尔曾说:要是单纯娱乐,我为什么不买个迪士尼或者好莱坞公司?),而是为了阿布扎比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因此,若非欧足联财政公平(以下简称FFP)的限制,只要没有失去兴趣或者国际局势出现剧烈变化,那么曼苏尔对曼城的投资可以说是没有强制上限的。

  (由于各家俱乐部公布2013-2014赛季财报的时间各异,且该系列文此前都采用了2012-2013赛季的数据,为前后统一本文将继续引用各俱乐部2012-2013赛季官网所公布的正式年报。)

  2012-2013赛季,曼城最终亏损了5162万英镑,尽管这已经接近了大部分俱乐部能够接受的单赛季亏损上限,但对于财大气粗的曼城来说却是一个非常能够带来信心的数字。毕竟,在此前的3个赛季,曼城俱乐部的亏损分别为9786万英镑、1.975亿英镑、1.213亿英镑。

  正在全力向豪门冲刺的蓝月亮自然不可能在此时压缩成本追求收益。因此,曼城亏损数字的大幅度改观主要来自于收入的飞速增长。

  在短短的4年时间内,曼城的收入增长了212%,如今2.71亿英镑的总收入已经可以达到全球足球俱乐部收入榜单的前10位。而无论是最快增长记录还是平均增长速度,曼城都在德勤统计的全球俱乐部中独占首位。

  从收入构成来看,比赛日收入增长幅度最小。尽管伊蒂哈德球场在英超的赛季平均上座数已经从42900人增长到了接近坐席总数47726的47000人,但曼城仍然保持着英超较低的票价(曼城的廉价季票价格为275镑,英超最低为255镑,最高为985镑;曼城的顶级季票价格为695镑,英超最低为310镑,最高为1995镑)。虽然提高票价可以有效地对抗FFP给曼城带来的压力,但是管理层仍然坚持将发展球迷基础作为目前的经营重心。

  在转播权方面,英超联盟的打包出售价格一涨再涨,目前已经超过了平均17亿英镑/年。加上每年参加欧冠的收益,曼城的转播权收入在这4年间增长了接近一倍。但由于英超转播权分配贫富差距较小,而欧冠分成既要看打到哪一阶段又有可能受FFP之累,在这一方面收入上,曼城难以将主动权拿到自己手中。

  而真正带来收入强劲增长的,是曼城如今已经达到2008年时10倍水平的商业收入。无论是因为签入大牌球员和豪华阵容带来的品牌效应,还是因为阿拉伯世界背后不遗余力的支持,总之曼城在球衣等商品销售和赞助收入上都有着极其飞速的进步。商业收入中的部分金额未被欧足联认可纳入FFP考量范围,这非本文重点,我已经在本专题关于FFP详解的文章中进行了相应的分析。(详见财政公平法案到底是什么?)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负债与工资。正如曼城主席穆巴拉克所自豪的那样,曼城几乎没有任何来自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债务(仅有些尚未付款的一年内流动负债),而股东的债务已经通过债转股的方式“内部消化”。

  而俱乐部的工资支出仍然相对高昂,2012-2013赛季曼城工资支出2.33亿英镑,比上年同期增长了15%,香港马会资料,同时工资/收入比也仅仅是从恐怖的87.3%降到了86%。尽管曼城俱乐部每年在官方年报上都会写上“俱乐部正在往自负盈亏转型”,但离真正的自主经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真正通往豪门的道路,就在于球迷基数和文化氛围的多年培养。有的俱乐部在年报中重点描述了全球球迷组织和足球学校,还有的印上了近15张球员的彩照,更有甚者附上了近20年的联赛积分榜。而曼城则将重点集中在了文化转播之上,这也正是蓝月亮管理层的重心所在。

  无论是在曼彻斯特当地还是新兴的足球国度,无论是在传统的电视媒体还是在火爆的网络社交平台,曼城都在不遗余力进行着品牌推广。从2009年至今,曼城在英国本土联赛转播时长上升了57%,在海外更是增长了133%,并且与不同国家16家电视台达成了合作协议。在曼彻斯特,超过90%的小学与曼城俱乐部有互动合作;在美国,每周都有超过5000名儿童参与了曼城官方主办的社区活动;至于伊蒂哈德球场,已经在近年来举办了 Coldplay、Muse、Bon Jovi、Robbie Williams、One Direction等多场巨星演唱会,成为了该市的娱乐中心之一。

  如果曼苏尔和他背后的家族继续坚持着对曼城的投资(哪怕是在FFP范围内),球队又能在欧冠有所突破的话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年轻的新球迷们提到豪门球队时会在前几个就说出曼城的名字,就像我们说起那些心爱的球队一样自然。

  接下来让我们来到同样在英格兰西北部,与曼彻斯特相离不远的利物浦。这里是默西塞德郡的首府,也是披头士传奇诞生的家乡,还是英格兰足球历史最悠久的豪门之一红军利物浦的所在地。

  与利物浦的海港在大英帝国全盛时期傲然矗立于欧洲之巅相同,利物浦俱乐部也曾在10年时间内7次夺得联赛冠军、4次拿到欧洲冠军杯。但这样的豪门球队,却差点在美国资本的经营下沦落到破产保护的境地。

  美国商人吉列和希克斯2007年2月收购了原老板大卫-莫尔斯手里超过50%的利物浦股份,采取的是与格雷泽家族收购曼联时类似的“杠杆收购”方式。从此,2亿多英镑的债务成为了悬在利物浦俱乐部头上的一把利剑,每年的高额利息让俱乐部原本毫无负债的经营变得压力山大。

  尽管两位有着站到安菲尔德中心高喊“我们爱利物浦”、宣称将修建新球场等这样那样的表态,但在每年俱乐部偿还本息后几乎没有余力在转会市场投入资金、球队战绩持续低迷之后,利物浦球迷们还是对两位美国老板忍无可忍。红军球迷组织甚至和死敌曼联的球迷组织走到一起,共同策划了抵制美国资本的请愿运动。

  2010年10月,利物浦由于无缘欧冠收入下滑且财务状况恶劣,当初为吉列和希克斯提供贷款的苏格兰皇家银行希望止损,以质押的利物浦股权要求俱乐部偿还剩余的本金,并使得无力拿出巨额现金的利物浦遭遇到了被托管罚积分、甚至破产清算的威胁。

  好在约翰-亨利和他的芬威体育拿出了2亿英镑为利物浦偿还了银行贷款,并成为了安菲尔德的新主人。与同样是美国商人的前任相比,亨利并没有采取让俱乐部承担债务的运营方式,并且先后投入了超过1.8亿英镑的资金用于购买新球员等球队运营之上。

  利物浦近几年的财报就是欧洲足坛商业化大潮中稳定投入型的代表,最近3年基本上每年最终亏损都在4000万英镑左右(由于不少资金投入到了基础设施改造才勉强通过了FFP)。

  比起英超其他顶级俱乐部,利物浦每年2亿多英镑的经营成本并不算多,其主要竞争对手近几年支出都在3亿英镑以上。造成红军年年亏损并在财政公平线上挣扎的主要原因,在于其收入增长速度的迟缓。

  当初吸引约翰-亨利这个对足球一无所知的美国商人收购利物浦的,是红军的商业潜力以及英超在全球范围的影响力。美国人引以为豪的“超级碗”1.6亿多的电视观众中,有2000多万来自海外;而让他们惊讶的是,一场英超赛场上的“双红会”全球观众竟然达到了5亿多人。再加上利物浦那时的情况与其接手波士顿红袜时有着极其惊人的相似:曾经辉煌但如今低谷、主场久负盛名但需要修缮、被死敌曼联/扬基死死压制

  亨利和他的芬威体育相信自己在棒球事业上的成功可以复制到英超赛场,但这4年时间并没能让他如愿完成彻底的复兴。

  首先,由于利物浦连续无缘欧冠,无论比赛日、转播权还是商业收入都无法实现阶段性突飞猛进的增长,2013较之前年仅仅达到3%的增长率,也让利物浦在世界俱乐部收入排行中掉出了前10位。

  其次,在比赛日收入和转播权收入上,美国人原本想要得到的增长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碍。由于安菲尔德45000多人的球场容量早已不能满足俱乐部的商业需求,利物浦早在2003年就开始了新球场的规划。然而,先是市议会要求利物浦与埃弗顿共建共用新球场,遭到双方和球迷的共同反对后流产;后是极品前任老板号称90天内动工、2012年交付,却挖坑不到百天就因为资金压力无限期停工。最终,亨利在2012年宣布永久放弃只有“斯坦利公园”这个名字的新球场,并转而扩建安菲尔德。只是由于周围民居众多、拆迁工作困难重重,该扩建计划很可能要2015年才能正式动工。

  至于转播权,和格雷泽收购曼联之后一样,亨利的团队也尝试了去说服英超联盟拆分转播合同。两家英超豪门以此增加顶级球队收入的尝试,结局同样都以失败而告终。

  最后,不俗的商业收入是利物浦管理层唯一能引以为豪的部分。由于全球范围内的老牌影响力和美国人比较成功的推广,利物浦的商业收入得以常年位居英超前3位,2013年仅仅位列曼市双雄之后。但是,由于在球员交易上眼光欠佳,高价引援低价走人的情况基本上每年都会带来账面价值上的损失。

  2014-2015赛季,重回欧冠赛场将为利物浦带来亨利时代收入上首次飞跃的良机,出售苏亚雷斯也将带来第一次球员出售的年度账面收益,但是开局阶段红军的战绩却实在难以让KOP们满意。利物浦俱乐部已经从吉列和希克斯时代的最低谷中挣脱出来,看到了未来再登巅峰的希望。但本赛季英超接近半程仅列中游、欧冠小组赛遗憾出局的红军,复兴的道路上仍然步履维艰。